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yb20999的博客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学的路  

2014-05-02 16:53:08|  分类: 脚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上小学,我可以走三条路到学校。
 一。 从涝田埂上,水井边上,过毛竹园,经庄屋,过大坝沟,从田埂上过去,上上坝大坎子,从“滚子”门口,到“石头”门口,就到了我们学校。
  从毛竹园走,即使白天也有些害怕,因为听大人说曾有人吊死在毛竹园,毛竹园里有吊死鬼。我上学会等河头上的三八和金元一道,这样就不会怕。有时候一个人走,走到毛竹园时,风吹竹叶发出的沙沙声让我毛骨悚然,我会跑着过去。不过,要是和我的小伙伴们说到毛竹园的吊死鬼,我表现的很是勇敢,不屑一顾地说,“我从来不怕鬼!”其实,我真的很怕,偶尔有些时候,晚上和大人一起,远远看到月光下的毛竹园,我总隐隐约约觉得毛竹园里有鬼魂在那飘啊飘的……
  到了庄屋,就能约上长青,我们一起从杨家门口田埂上,走到大坝沟,过石桥,去往上坝大坎子。大坝沟好深好深,在儿时的印象里有几人深,沟里有鱼的。坝沟的坎子上长了好深好深的野草,春天里,绿色的野草中开满了野花,最多的是鸡冠子花。大人说鸡冠子花附近有鸡冠子蛇,所以我们很少去采野花,尤其不敢采鸡冠子花。据说鸡冠子蛇头长得像鸡冠子,看到人,蛇就立起来,比人还高。你要是跑,它会跳起来,缠住你,咬你一口,半天之内,人就会死。还好,我们总是远离鸡冠子花,也没见过鸡冠子蛇。
  走过田埂,上了上坝大坎子,我们要从一颗枫树下走过。这棵枫树可了不起,老得很!就连最老的老人都说他们小时候松树就有这么老,这么粗了。多粗?我们上学的小伙伴,要七、八个人才能围过来,是全公社最大最老的枫树。上小学我们就具备了防雷电知识,雷雨天,我们会远远绕道过去。
  二。从田屋过大坝沟,顺着大坝沟走,过几个田埂上大坎子。
  我从田屋走总是会邀东红一起上学。东红比我大三岁,比我高一辈,我喊他喊小爷。东红读书读读停停,记得我后来上初一了他还在上五年级。东红对我可好了,上学的时候,有好吃的,好玩的,都会和我分享。上学的路上,我只能记得春天的景色。满眼的草籽(紫云英)田里,草籽花开得旺盛,花间满是蜜蜂的嗡嗡声,蝴蝶飞在其间,那场景总会吸引我们到草籽田里摔一跤,衣服被草籽汁染绿,回家讨一顿打。
  三。从田屋到上坝,从上坝大坎子走。
  从上坝走,是要邀五七子一起上学。邀上五七子,从奶奶门口走,有时能搞到一点瓜果之类的吃吃。其实,上坝大坎子我不愿意走,因为路的两旁全是坟,几乎是坟挨坟。这些坟里埋的都是五八、五九年大跃进饿饭饿死的人,我爹爹(爷爷)和三爷(叔)也埋在其间,走过他们的坟,我总会想,爹爹和三爷要是没死就好了,我们在一起多幸福啊!这样的念头闪过,我心里迅疾充满的就是恐惧,恐惧死亡,害怕有鬼从坟堆里突然出来……
  放学回家,我们在上坝大坎子上要很疯很疯地玩。玩打仗,玩游戏,玩帮派,打三角,打四角,叠纸飞机……只玩得大人透过黄昏的余晖传来的叫喊声才屁急急地往家飞奔。
  “小……诶,你这个砍头刀的耶,回家吃晚饭罗!……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