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yb20999的博客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田屋  

2014-01-20 04:42:31|  分类: 脚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田屋是我生长的小村子的名字,顾名思义,她是在绿色的田野里盖起的屋在一起组成的一个小村子。村子从地理上划分为四个部分,卜字形。中轴线的最西叫上坝,住着四五户人家,中间部分叫田屋,有五六户,我住在最东边,叫河滩,紧挨着华阳河,晚上睡在床上能听到河水流淌的声音。刚开始只有我一家住在河滩,后来我慢慢长大的时候,河滩上的住户也在长大,变成了十来户。南边还有杨家和刘家的三户人家。
  我奶奶和叔叔小姑住在上坝。奶奶的门前有一颗大桦树(我们叫柳树),在儿时的记忆里它高大且苍老,夏日里走累了,一来到树下顿觉清凉。树上总有抓不完的知了,无论你从树上逮下多少,树上知了的叫声是丝毫不减的。上坝的玩伴是老胡表娘家的五七子,我们俩是同年哥,都是六二年的,他比我大5个月,我们互称老表。我小时候长得瘦,瘦到什么程度呢?老胡表娘一见到我就说,三根筋来了,我的身体看上去只有三根筋那么单薄。我们常说,大一天要大二十四小时,五七子老表和我在一起总是带我玩。把荷叶采来做帽子,做短裤,在水沟里面做水车,他玩的门道很多,我总是跟在后面模仿,赞叹。
  到了田屋,我跟旺生在一起玩的多。他是二表娘的大儿子,比我小两岁,自然很多方面都听我的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在一起看一本小人书,现在想想应该是讲解放西藏的故事,上面好像提到金沙江,还有一位藏族姑娘。那时我们认字不多,我有个做蔑匠的干爸,篾字我认识,和藏有点像,于是我告诉他,那是位蔑族姑娘,就这样,我们说了好多年蔑族。田屋我最爱去的地方是东红家,他比我大三岁,我喊他小爷(叔)。虽然他们家是草房,但有几进,中间还有天井,很大气。小爷家门口有个小水塘,塘埂上栽满了各式花,春夏季开得甚是旺盛娇艳。塘里有荷,绿绿的荷叶,洁白的荷花,荷花上美丽的蜻蜓,这些都是滋润我儿时心田的营养。我惦记很多的还是小爷家的菜园,菜园坝很高,覆盖在坝上的是各种刺藤,远看青翠欲滴,惹人喜爱,走近了又让人望而却步,不敢越菜园一步,要想进菜园,只能从他家的后门里进去。那年月的农村的孩子都知道,菜园绝对是小伙伴们垂涎欲滴的地方:黄瓜、菜瓜、香瓜、西瓜、西红柿……村子里,只有小爷家菜园里的瓜种类最多。舅爹爹(小爷的父亲)叫小爷干活,小爷就会喊来我们小伙伴帮着干,干完了会赏给我们一个瓜。
  庄屋在我儿时的印象里很深,一是因为庄屋爹爹(爷爷)的院子里有很多水果树,水果树上总是结满了各种水果,我印象中就有梨子、桃子、杏子、花红、石榴、枇杷……可是,庄屋爹爹很严厉,我不敢靠近,总是远远地从院墙外面看露出的树梢,或是从院子门缝里瞄几眼,在心里想,长大了,栽树我只栽果树。第二嘛,我的死党在庄屋,他叫长青,也是我的同龄哥,比我大三个月。我们的故事就多咯,够写一部长篇小说的,且等下回分说。
  我住在河滩上,三间草房被翠竹环绕,穿过竹林,向北走是桐子园,向南走是板栗园,屋前是两倾良田,良田外又是一片竹园,竹园前面就是四季奔流不息的清凌凌的华阳河水,那里有我说不完的故事,诉不完的感情,即使我现在城里,离开那里几十年了,可晚上的睡梦里,最亲切,最温暖的梦,还是他们。屋后是上面水井里流出的清泉形成的一条水沟,沟溿是一块涝田,春夏,里面是生长的水稻,到了秋冬,里面满是鹅鸭的嬉戏和欢歌。开始,只是我一家住在河滩,后来,我舅舅家搬到我家左隔壁,舅舅的大女儿叫袁丫头,比我小三岁。再后来继宏家搬到了我的右隔壁,继红比我小两岁。小时候为了好养,叫姚丫头,于是,我的童年很多时候是跟袁丫头和姚丫头在一起玩的。我们六零后儿时的故事像大地里长出的参天大树,葱绿,挺拔,又充满了芬芳的泥土气息,别急,我会慢慢道来。
  田屋,一个小小的村庄,那里生长着我无尽的思念和真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